雨末风舒

【APH/澳诞】醉

来日方长℡:

※嗯你没看错就是王老板和濠镜的兄弟情。


王耀很少喝的这么醉,至少在王濠镜的记忆里是这样的。


可是这一夜,在他的生日上,王耀喝的酩酊大醉,坐在椅子上,仍然一杯一杯的喝着,弟弟妹妹们有些无奈的看着精明的大哥喝的烂醉。


“濠镜——”


王濠镜安静的抬起了头,王耀仍然在喝,即便是王京和王嘉龙,仍然无法劝他不要再喝下去。


王濠镜少有的沉默,用手挡开他送到唇边的酒,他不知道说什么,归家后的第一次沉默。


“濠镜——”


好似染上了哭腔。


王濠镜起身,坐在了王耀旁边的凳子上,杯里的酒,闪烁着别样的光芒,他没有犹豫,仰头,便是一杯。


酒的辛辣,喉咙像是烧了起来,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。


先生曾经的伤口上,浇过烈酒,那消毒的痛楚,他从未看见他落一滴泪。他似乎永远都不痛,他像是巨人,为他们撑起这一方天地。


王耀的声音像是远古时期帝王吟诵诗章的声音,那么令人着迷。


他还很小的时候,他的先生将他抱在怀里,同他去看那夏日开在荷塘中的莲花,带他去看花园里雍容的牡丹,他的先生,笑容像是阳光。


温和,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。


他想起,他的先生在签下名字时,那支离破碎的笑容,苍白而无力。


像是他在顿场上看到的那些想要继续赌博却没有钱的赌徒,那种绝望,那种怨恨。


他还没来得及向他哭诉他不想离开,却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
他在被那个人拉走的时候,他大声的喊着,带他回家。


一定一定,一定要带他回家。


繁花盛开的日子里,他再没看到他,那总是怀抱着他带他去看花的人。


当他重新站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,四百多年已经过去了,他的先生穿着笔挺的西装,站在人群最显眼的位置,像是高大的白桦。


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,要接他回家。


他记得,那日,他的眼睛周围有着淡淡的青色,脸色有些不大好看,可那笑容仍然像是他记忆里那温和的如同三月阳光的笑容。


故事好像结束了。


讲故事的人,也在最后一杯酒后倒在椅子上沉入梦乡,手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,生怕再次丢失一样。


嘉龙曾经告诉他,先生梦里多次喊着他的名字。


“濠镜——”


“大哥一定接你回家。”


他听到,他的声音,他心里永远放不下,他们这些离家的孩子。


他端起王耀未喝完的酒。


“大哥,濠镜回家了。”


他这样说。


他在往事里醉着,他的先生就在他的旁边。


“濠镜——”


“回家了。”


是的,回家了。


-END-


※其实讲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。就是依着本心来写的。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雨末风舒乘彼垝垣 转载了此文字